与法国同事聊新冠与禁足

与法国同事聊疫情,同事说他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少了人与人的接触,心理可能会产生疾病。

他说在公司的时候,每天与人接触,但是现在远程办公,每天在家工作,只能通过语音与同事交流,这种感觉很不好。他希望的是能早点解禁,这样的话就可以与人面对面了。

同事是一个很爱运动的人,但是封禁以后,运动也变少了,因为只能在家一公里范围内运动,所以最多也只是跑跑步。在公司的话,有各种设施,足球场,网球场,排球场,几乎每天都可以运动。

如果在这样下去,同事这类人可能会受不了,所以就会出现很多人乘着阳光好,出来晒太阳。

还与同事聊到了工作,如果疫情继续下去,谁也保证不了会不会被公司辞退,毕竟公司的主要目的还是盈利。如果不能盈利了,每天只有支出的话,那么就一定会想办法减少支出。而最快的减少支出的方式就是裁员。

我与同事在一月底的时候得过一场十分奇怪的流感,我问他有没有可能是新冠,他说从来没想过,但是现在我那么一说,回头想想确实有可能。他说这是他有生以来病得最重的一次。我与他的症状一模一样,首先是肌肉酸痛,然后无力气行走,之后喉咙难过,发烧,干咳,无痰。他大概一个多星期才恢复,而我两个星期。如果真是新冠的话,幸运的是,我们两个都不是重症,而现在可能都有抗体了。如果真有抗体了,且不会二次感染,那是不是能让医院开个证明,证明我们得过这种病了,然后就能自由出入,而无需禁足了呢?

希望欧洲快点恢复,不能浪费了大好的南法天气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