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学时候的搬家

这几天为了应对疫情,不断地往家里搬东西,东西就越来越多。房子大了,就有了专门的储藏室,可以将东西放到储藏室里。但是在一开始的留学生涯中,就没有那么好的条件,搬家时常有的事。以前写过一篇关于搬家的文章,分享给大家。

今天将家整理了一下,发现自己的东西越来越多,多的快要将两个房间都占满了。东西多的坏处就是搬家十分不方便,而对于在外漂泊的人,搬家又是十分平常的事情。

到法国后,总共搬过七次家,长的住过两年,短的只住过一个月。记得刚到法国的时候,因为钱不是很多,而且那时候与我一起读语言的朋友也多,于是大家都会互相帮助。第一次搬家的时候,加我总共六个人,来回搬了三趟,终于将所有的东西搬完了。锅碗瓢盆,样样都有,而最重的要属书了。因为我喜欢看书,所以家中有很多书。当我们几个拿着锅碗瓢盆加一大堆书,坐在公车里的时候,法国人就会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们。

等将所有的东西搬完后,就会请大伙吃一顿饭,以表感谢。那时候人多,最方便的就是火锅了。搬家一次,租车的话,大概在50欧上下,而请同学吃饭,大概也就30欧就可以了,而且还可以促进与朋友的感情。对于荷包不是很丰满的法国留学生来说,当然会选择后者。当然,现在出来的孩子比我们那时候的有钱了,其实五十欧也不算多,更重要的是不用麻烦别人了。

到了新的地方,会认识新的人,有的人好,有的人不好。记得两年前,我搬到了一幢公寓楼里。每个房间都很小,厕所和厨房都是公用的,最不好的就是每个房间之间的隔音效果很差,即使发出轻轻地响声,都会让隔壁听到。有一次晚上看电影,声音稍微放得响了一点,住在隔壁的是一个黑人妇女,过来敲门,说能不能轻一点,我于是就很识相得放轻了声音。我知道住在这种地方,大家都应该互相体谅,只是我开始蹑手蹑脚的时候,这位黑人妇女每天就很吵了。

因为厨房是公用的,所以能在厨房里认识很多人。我的家乡离海不远,所以我很喜欢吃海鲜。有一次买了一只很大的螃蟹,煮熟后准备吃,但是因为那螃蟹盖实在是太结实,怎么撬都撬不开。那时正好有一个住在黑人妇女另一边的老大爷也在,他看到后,过来说,他知道怎么吃螃蟹,他可以帮助我,看他那么热心的样子,也不好意思说不,于是就将螃蟹交给了他。他竟然直接用刀去切,然后还将蟹的身体也用刀切开了。从小到大,我都是吃螃蟹的能手,但真没见过他那种吃法,那时候就开始纳闷,是不是没了刀,法国人就吃不了螃蟹了。

最后还是谢谢他的好意,说这样实在是太好了,这么吃法真是方便。老大爷也很开心,于是我们就成了朋友。他有时候烧东西,会拿来给我吃,我有时候做好吃的,也会给他剩一点。老大爷没儿没女,也没有什么朋友,有个人陪他聊天,吃他做的东西,他会觉得很开心。

有一天晚上,有人敲门,我并不知道是谁,于是就开门了,没想到是一个很高大的黑黑,我一开门,他就一把抓住我的领子,我比他矮了,但我并不怕他,我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我每天很吵,吵到了他的朋友,而他指的朋友,就是住在我与老大爷之间的黑黑妇女。没想到这个妇女是这样的,我没嫌她吵到我,她竟然这样对我,我理直气壮说,是她一直在吵我,我已经很克制了。这时候,老大爷也出来了,看见老大爷出来,那个高黑黑立刻就窜到他身前,也说同样的话,说他吵到黑黑妇女了。老大爷就理论,黑黑妇女也出来,我们就吵成了一团。我们并不理亏,因为在这种地方,大家需要的是互相包容。过了没多久,下面的保安上来了,这样才赶走了那个高大的黑人。

老大爷与我说,不要害怕这种人,越害怕他就越欺负你。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,说是这个区的警察厅电话,如果有什么事情,可以立即打。其实我并不怕,因为我知道,错的人才应该害怕。

有一天很晚回公寓,去厨房烧饭,老大爷也坐在厨房里。我正烧着饭,只听后面一声响,回头一看,老大爷竟然倒在地上了。我赶紧关了火,过去扶他,但是怎么叫他都不响。这时刚好有人到厨房,就打电话给消防员。地板是用石头做的,为了不让老大爷着凉,我就用身体倚着他,不让他直接与地板接触。老大爷年纪大了,并不勤于洗澡,所以身上有一股很大的法国味。但是他是我的好朋友,我不能因为这点事情而不帮助他。

大概过了十分钟,消防员就到了,但是老大爷还没有醒,不断地问老大爷叫什么,住在几号房间,还看他的瞳孔是不是增大。还好一切迹象表明,老大爷只是昏迷了,并没有离开。询问和急救后,消防员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。有个消防员问我怎么不害怕,为什么会那么镇定。我说老大爷是我的朋友,如果我不镇定,他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不慌,或许是因为经历过外婆离开的时候吧。我只是希望老大爷没事,其他的时候都没有想。也或许是因为太害怕了,脑子一片空白,不知道做什么事情好了。最后,老大爷被救护车送走了,过了几天才回来。只是回来后,老大爷的行动变得缓慢了,说话也有点含糊不清了。

后来,我要搬家了,给他去中国城买了一点糕点,就与他分开了。现在每次经过那里的公寓,我都会细细看他住的那个房间的窗是不是开着,公寓的楼下是不是有他的身影,只是,好久没有他的音信了。

搬家的时候,就会人去楼空。现在的我只希望有一天,能将自己的所有东西都搬回中国的家,真正属于自己的家,不再飘荡,不再让父母担心。希望那一天能尽快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