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法国的硕士实习

硕士实习是十分重要的,直接关系到之后的工作。我在法国的硕士实习,不是打酱油,而是一种真正的工作,在工作中学到了很多很多,所以感觉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。在这里重新分享一下这段有意义的实习。

今天在QQ上碰到了曾经一起在B公司实习的小Z,聊了很多,感叹时间的飞逝。离开B公司已经一年多了,但是与当时的两位上司还是保持着很好的关系,他们是我在实习中的导师,更是生活中的好朋友,时不时地会与他们一起吃饭。

记得硕士第一年是星期一星期二在公司实习,星期三到星期五上课,然后硕士第二年上半学期都在公司实习。我的运气很好,有幸进了B公司实习。B公司是一个美国公司,颇有美国风味。虽然氛围挺轻松,但是公司离市区有点远,从我那时候住的地方到公司,总共要花一个半小时。有时候在车上看报纸,有时候就玩玩手机游戏,有时候,特别是在晚上回家的时候,就会休息一下。

硕士第一年的星期一星期二都是在B公司度过的。由于我在的部门是直接由法国部副行政总裁领导的,所以对数据的准确性要求很高,检测数据准确性,然后进行改正就成了我的主要工作。因为我一个星期只工作两天,而其实工作量没有因为我只工作两天而变少,所以强度还是很大的。

上司E大概五十几岁,是一个很好的人,虽然有点性急,但对别人总是很好,家中有四个女儿,所以我常常说他是被五个女人围着的男人,真是很幸福呀,哈哈。另一个同事J年轻一点,三十出头,高等商学院毕业。很多朋友都说高商毕业的比较高傲,而他却没有任何架子,但是他的能力很强,在B公司短短几年时间,就已经做到了项目经理的位置。当然啦,这里的项目经理可不像国内,国内是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很好听的称谓,但其实却并没有这种能力。

因为他们对我一个星期两天工作还是挺满意的,于是就与我签了硕士第二年上半学期的全天实习的合同,工资一千欧一个月。上司E隔三差五地就会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,问我在这里做开心不开心,如果不开心就要说出来,他好有所改变。我说很开心,就是这公司的系统做的不好,害的我每次更新数据的时候,要做很多很多的工作。他说是呀,这是一个问题。但是公司已经开始想办法了,所以应该很快会有所改进了。

没过多久,美国那边选定了一个新的系统,但是这个系统并没有让大家认同,一开始推广实施的时候,就遇到了各方的阻力。特别是有些国家先行试用后,反馈十分不好。于是我们所在的部门另开小灶,想让J做一个基于网页的数据报表之类的工具。J问我会不会做,我说我大学学的就是这个,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做,我说很有兴趣。就这样,这个光荣地任务就交给了我。

一开始选定了ASP作为编程语言,而这个语言我没有学过,于是就在开始项目前恶补了一下。然后就是每天早上下午做项目,晚上来一个项目总结,等做好一块东西,就立刻给使用者看,他们满意了,就继续做下去,如果不满意,就继续修改,直到大家满意为止。我们部门其实是偏向与市场与决策方面的部门,除了我之外,就没有人懂计算机系统这一块了。每次他们想实现一样东西的时候,我都会说,我去找找方法,看看能不能做。但其实我可以立刻说不能做,这样我就轻松多啦。只是我不想欺骗领导,而且我还想让自己多学一点东西。说也奇怪,即使他们的要求再偏,我都能在网上找到方法,因为程序什么都可以做。

等到工具第一个版本做完,正式上线的时候,竟然引起了大家的强烈反响,欧洲几乎全票通过我们做的工具。E说我们的组合是完美的,E是老板,他在公司的时间最长,曾经做过销售员,所以知道大家真正关心什么。而J就是鉴于我与老板和使用者之间的桥梁,起到了十分好的沟通作用。而且我们在做这个东西的时候,竟然无意中应用了敏捷方法,就是做一部分,就让大家试用,如果好,就继续,如果不好,就修改。不像传统的项目方法,一股脑儿地将需求写下来,然后交给程序员编程,等编完的时候,客户说并不是他想要的,这样又要全部推翻,重来,既浪费时间,又浪费客户的金钱。

由于这个是部门的私有工具,所以我们不能让公司买一台真正的服务器给我们,只能放在一台台式机上。当欧洲的所有部门都开始使用的时候,我们发现台式机实在是不能当服务器用。要不就买台服务器,要不,就换一种方法解决问题。

那时候正在教J2EE,另一种编程语言,于是我就提议重新制作工具,更好的构架,更好的代码。于是就用J2EE重新制作了工具。不知道是谁给亚洲的销售部门演示了我们的工具,中国,韩国那边竟然发了信过来,希望我们能给他们做一下演示,如果有可能,最好能发代码过去。E当然不肯,他说这是我们做的工具,如果要代码,那就拿服务器来换,哈哈。这个当然只是玩笑话,最后我们还是将代码发过去了,还给他们做了演示,当然,他们很喜欢,说这个正是他们要的,问我们能不能加上亚洲部分的数据。E就说,工具是专门为欧洲做的,而且代码已经给他们了,他们能很好地利用了,所以并不需要我们的帮助,更何况我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干。我的代码是用一种逻辑与显示分开的方法写的,所以可以很容易地修改,然后为他们所用。最后,我们只是在技术上稍微指导了他们一下,也就没有继续帮他们了。

由于工具的影响越来越大,引起了美国方面的注意。首先是美国的销售部,问我们能不能给他们做介绍,然后做技术上的支持,可以让他们也用那个工具。然后总公司的IT部门执行总裁的秘书竟然发信给我们,想让我们介绍一下工具,于是J就做了一份说明给他们,而我就解答了他们的所有技术问题。

在接近实习尾声的时候,E问我,如果美国那边需要你过去一个星期,让你做一下报告以及技术支持,你是不是有时间去。我说没有问题。那时候其实很兴奋的,因为完全没有想到,我们做的工具竟然引起了那么多事情。

虽然最后因为美国方面决定继续花重金实施他们选定的工具,我们团队没有去美国,但是在这次实习中,我学到了很多。虽然有几次都八九点下班,老板开着车送我回家,但是我觉得十分充实。实习最后,B公司特意给我发了一封感谢信,同时我还获得了1500欧的实习奖金。